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传说中的“打鸡血”,竟是这么个由来

已有 84 次阅读  2018-07-26 02:31

今天,“打鸡血”一词风靡网络。

人们常用“打鸡血”来形容一个人陷入某种情绪的亢奋状态。

那么“打鸡血”一词是怎么来的呢?

你可能不知道,其背后隐藏着一段令亿万民众为之癫狂的岁月。

1952年,医护工作者俞昌时,

学习苏联组织疗法后因为好奇,

给几只公鸡测量了体温,

发现体温都在43°左右。

“鸡的体温如此之高,

是因为血液发热机能特别高。”

俞昌时突然脑洞大开:

“鸡血也是一种组织,肯定能治病。”

于是他抽公鸡之血注入左臂,

顿觉精神倍儿爽、吃饭倍儿香。

三四天后,俞昌时告诉别人,

“我一直治不好的脚癣竟然痊愈了。”

1959年,中央倡导“技术革命”,

在上海工作的俞昌时想做“世界级名医”。

便开始悄悄在厂里工人中试验“鸡血疗法”,

“我要研制赶超国际水平的新型医疗技术。”

1964年,俞昌时撰写《鸡血疗法》一书,

然后油印成小册子向全国散发。

标榜“鸡血疗法国际领先”,

所以中央指示要“秘密研究”;

并宣称很多“老干部”都在私下使用,

“鸡血疗法能治疗六十几种顽固疾病。”

此书很快传到卫生部长李德全手中,

李德全翻阅后甚觉蹊跷,

立马要求上海市卫生局:

“调查原委,上报中央以待妥处。”

1965年初,上海召开专家座谈会,

经过一番讨论后否定了“鸡血疗法”。

随后,国家卫生部下发通知,

“立即停止私自给病人注射鲜鸡血试验。”

1965年,某国民党中将军医被捕,

然后被判处死刑,

为求保命,他献出一秘方:打鸡血。

“台湾的蒋介石就靠打鸡血活着。”

经中将军医这么一确认,

“鸡血疗法”很快在上层社会流传开来。

1966年,“文革”爆发。

“造反有理”口号响彻云霄。

卫生部竟发布“告全国革命人民公开信”,

为“鸡血疗法”翻了案。

于是,“鸡血疗法”像潮水般漫向全国。

北起漠河、南到西双版纳,

县级乡级医院以及乡村诊所,

都排起了长蛇般的队伍,

人人提着装公鸡的篮子或网兜,

等待护士将鸡血注入自己体内。

“地上到处遗留着肮脏的鸡毛和鸡屎,

到处都是鸡的尖声惊叫,

它们的恐惧像瘟疫一样传染了整个时代。”

同济大学教授朱大可回忆说。

一时间竟造成公鸡因紧俏而涨价缺货。

在农村,不少人家自己养起了公鸡。

每天都有不少年老体弱者,

抱着自家大公鸡直奔公社卫生院,

那真是“家有一只鸡,胜过挎LV”。

“听说没,又打死了一个。”

在接近一年疯狂“打鸡血”后,

各地陆续传来“打鸡血”致死的消息。

因为恐惧,人们逐渐放弃了“鸡血疗法”,

但“像打了鸡血一样”的俗语却流传开来。

身体上的“鸡血疗法”虽然毙了命,

但心理上的“鸡血疗法”却仍在继续。

如今四处蔓延的成功学、毒鸡汤等,

不就是“鸡血疗法”披上的新装吗?

《大学》云:“知止而后有定,

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

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”

不知止,何以定?

不定不静不安,孰能得?

知止者,又何用打鸡血?

那些打了鸡血的人生,终究会变得狗血。

分享 举报